18年,湖北一废弃养鸡场臭气熏天,引警方怀疑,调查牵出两亿大案

好端端的黑土地一夜之间变成了白色,这件骇人听闻的事情发生在湖北省一家废弃的养鸡场。

普通民众把这事当稀奇事看。可走访此地的警察却大喜过望,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这特殊的地方。

能让警方如此兴奋,想必事情并不简单。其背后又藏着什么惊天秘密呢?

18年,湖北一废弃养鸡场臭气熏天,引警方怀疑,调查牵出两亿大案插图

废弃的制毒窝点

这荒郊野外的废弃养鸡场,警察为什么恰巧走访呢?这还要从2018年仙桃市日益猖狂的贩卖冰毒案说起。

按理说,湖北省仙桃市作为中国的中部城市,既没有毗邻边境线的大量毒品交易,也没有便捷的毒品运输通道,短时间内冒出大量贩卖毒品案件,这里面肯定大有文章。

2018年初,一个情报的出现验证了警方的猜测。这个情报就是:本地贩毒圈子里一个叫陈长川的大老板说接到了一个上亿的大单子,目前要大量招兵买马。

得知情报后,警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毒品可能并不是从国外运来,相反很可能就是在本地生产的。如果本地真的有一个制毒的大窝点,那么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将会受到极大的威胁。

18年,湖北一废弃养鸡场臭气熏天,引警方怀疑,调查牵出两亿大案插图2

因此,警方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制毒的窝点。合成冰毒需要大量的水和电,同时又不能引人注意。因此制毒窝点肯定要做到三点:水、电、荒无人烟。

这三要素涵盖的范围太大了,为了进一步缩小范围,警局又将制毒三异常纳入进来,综合查找。

什么叫制毒三异常呢?这指的是制毒的过程中会产生三种异常情况,可以更快地帮助专业人员寻找制毒窝点。

异常一:味难闻。制作冰毒会用到大量化学物品,由此会产生刺激性气味。

18年,湖北一废弃养鸡场臭气熏天,引警方怀疑,调查牵出两亿大案插图4

异常二:排泄口寸草不生。制毒时剩下的废渣肯定会在窝点附近排出,那么有毒的物质所到之处会让附近的植被枯死。

异常三:土壤变色。一般的制毒在荒郊野外,裸露的土壤一旦遇上制毒残留物,会产生反应,从而变色。

有了这三加三要素,警方随即安排大量的人力物力重点排查仙桃市的郊区。当然,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警方以走访社区作掩饰,重点检查各类异常地点。

仙桃市不是个小地方,警方夜以继日地排查了一段时间,终于在一处废弃的养鸡场发现了可疑点。

18年,湖北一废弃养鸡场臭气熏天,引警方怀疑,调查牵出两亿大案插图6

养鸡场地处偏僻,较远处零散分布着几户农家。虽然与养鸡场离得不近,但农户们深受其扰。原因是这养鸡场恶气冲天,方圆几里的人都不敢进去。

按理说养鸡场有味道也实属正常,但是能让离得较远的村民都叫苦不迭也是件怪事。

听到这,警方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于是他们便打算实地探究一下这个废弃的养鸡场。

果然,村民们说得没错。

未见养鸡场,先闻其味。

警方还没走进养鸡场,就有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袭来。

这气味虽然刺鼻,但不像是废弃房子或者养过大量的禽类留下来的腐烂味,倒更像是化学品的味道。

18年,湖北一废弃养鸡场臭气熏天,引警方怀疑,调查牵出两亿大案插图8

警方近距离查探养鸡场后,可疑点逐渐增加。

首先,养鸡场里面的院子里横七竖八地摆放着很多电线,还有几个硕大的不锈钢水桶架在高高的铁杆上,铁杆上已经生满了铁锈。

地点偏僻,有大量的蓄水桶又有电。这些要素都在诉说着这个地点不简单。

当然,用这三个要素就判定这个地方是制毒窝点未免有些太牵强。

于是,警察们以养鸡场为中心,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进行细致的排查工作。

他们首先要找的就是排水口

养鸡场附近荒草丛生、乱石遍布,警察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一处隐蔽的墙角小洞里发现了一根水管。他们顺藤摸瓜,发现水管的尽头是一处突兀的凹地。

18年,湖北一废弃养鸡场臭气熏天,引警方怀疑,调查牵出两亿大案插图10

为什么说突兀呢?这是因为相较于旁边遍地杂草,这处凹地光秃秃的,完全没有植被生长的痕迹。另外这块地的土壤是白色的,而旁边的土壤是黝黑的。

这三加三要素一一对应上了,警方认为这个养鸡场八成就是个制毒窝点。

当然,口说无凭,于是他们将白土地采样,带回警局化验。

很快,白土地的化验单出来了。

果不其然,白土地里含有大量的甲基苯丙胺。它是一种强效的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被列为第一类精神药品。通俗地说,这是制造冰毒的重要材料之一。

制毒窝点是找到了,可是里面没有人,也没有制作冰毒的材料。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养鸡场不过是被人废弃的制毒窝点。

那么,新的制毒窝点又在哪里呢?

18年,湖北一废弃养鸡场臭气熏天,引警方怀疑,调查牵出两亿大案插图12

找到新的制毒窝点

找不到新的制毒窝点,就难以将罪犯绳之以法,也意味着人民的安全还在受到威胁。

当然,找到废弃的制毒窝点并不代表一无所获,警察们从养鸡场的主人下手,期待有所突破。

养鸡场的主人叫胡哥,一听到这名,警察们倍感熟悉。因为,在2018年初的抓捕行动中,有吸毒人员就供出卖给他毒品的人叫胡哥。

看来,要想找到新的制毒窝点首先要会会这个胡哥。

于是,警察通过走访胡哥的老家,希望能找到他的线索。走访中,警察并没有发现他的行动轨迹,但是却发现了他一个奇怪的亲戚。

18年,湖北一废弃养鸡场臭气熏天,引警方怀疑,调查牵出两亿大案插图14

这个亲戚是胡哥的连襟陈某兵,为什么说他奇怪呢?这是因为他早年做生意失败,亏了不少钱。这些年他也没有一份正经的工作,但是吃穿用度都是极尽奢华。

破产、没工作,陈某兵还能如此逍遥奢侈。

警察敏锐地捕捉到一丝异常。

既然暂时寻不到胡哥的消息,那就先从陈某兵下手。

警察通过大量的探访以及调查发现,当初放出消息要大量招兵买马的大老板陈长川,居然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陈某兵。

一切的故事似乎都能连起来了。

当然故事的重心还是寻找新的制毒窝点。

于是,警方对陈某兵开始了严密的监控,希望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陈某兵为人十分谨慎,反侦察意识很强。

18年,湖北一废弃养鸡场臭气熏天,引警方怀疑,调查牵出两亿大案插图16

不过,在犯罪的道路上,再怎么样谨慎最终都会露出马脚,陈某兵也不例外。

非年非节,陈某兵却大张旗鼓地回了老家汉川,并且联系了多位老家亲戚,似乎在筹划什么大事。再联想到陈某兵曾说接到了上亿的大单子。警方十分怀疑,他去汉川是打着走亲访友的幌子来制毒。

警方一方面继续派干警监督陈某兵,另一方面基于已有的可靠情报,派出大量警力前往可能是陈某兵制毒的窝点查探。

有了上次废弃养鸡场的经验,这次的查探进展得十分顺利。

很快,警方就在一处茂密的丛林里发现了端倪。通过走访当地的居民,警方的怀疑被进一步证实。

18年,湖北一废弃养鸡场臭气熏天,引警方怀疑,调查牵出两亿大案插图18

居民表示:丛林里的简易房时常冒出不明白色烟雾,烟雾倒还好,最令他们接受不了的是,简易房附近恶臭滔天。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因为简易房是开工的状态,警方为避免打草惊蛇,佯装电工,想借检查电路之名,一探究竟。

哪知警方还没靠近简易房,里面就出来了几个大汉。大汉个个都是左青龙右白虎,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他们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检查电路的请求。

如此简陋的作坊,却有重兵把守。正常的电路检查也不愿配合,明眼人都能瞧出事情的不对劲。

遭到拒绝后,警方不想打草惊蛇,于是转换策略,放长线钓大鱼。

经过蹲守,警方发现该作坊进进出出的都是些帮工,背后的大老板陈某兵还没有现身。

这上亿的生意摆在面前,陈某兵自然不可能跟个没事人一样,肯定会来检查制毒进展的。

不出所料,没过几天,陈某兵就大摇大摆地现身了。当然,他并没有急着进入作坊,相反他在作坊附近磨蹭了好一会,确认没有可疑情况后,才目标明确地朝作坊走去。

“大鱼”已经主动跳进了网里,是时候该收网了。

随着一声令下,埋伏在作坊四面八方的警察一拥而上,迅速制服了陈某兵。

作坊里的人听到外面的动静纷纷准备逃跑,可他们早已是网中之鱼,又有何处可逃呢。

就这样,2018年9月18日,加上陈某兵、胡哥等总计12人的犯罪团伙被一窝端。

之前没等到“大鱼”,警方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大鱼”入网,警方终于能正大光明地查看现场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作坊虽小,五脏俱全。

重达九吨的化学原料正在源源不断地投放到20多个加热炉中去,这要是没被警方发现,制成流入市场后,后果将不堪设想。

经过进一步的细查,让人匪夷所思的事出现了。现场的原材料都是正常合法流通的,并没有违反国家管控法规。要知道目前登记在册的制作冰毒的工艺,多多少少都会用到违禁物品。陈某兵等人是如何做到另辟蹊径的呢?

据专业人员估计,这些原材料能制造出大约3.6吨的毒品。一旦毒品顺利流入市场,陈某兵等人能获利2亿元。看来他之前所说的大单子并不是口出狂言,而是实打实的犯罪计划。

通过搜查,警方在陈某兵的身上发现了一个神秘的纸片,纸片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制毒的原料配比。

这时警方也恍然大悟,怪不得没有违禁物品,陈某兵的制毒工艺在这之前从未出现过的。可文化程度不高的陈某兵是如何研发出需要一定专业知识的制毒工艺的呢?

警方意识到陈某兵案背后还有一双看不见的黑手,那么这双黑手是谁的呢?

真相水落石出

将陈某兵等人带回警局后,警方便开始了审讯,希望能窥探出幕后的真凶。

然而审讯过程异常艰难,陈某兵承认自己制毒,但对其他的一切一问三不知。不管问什么,他都用“不知道”搪塞过去。

看到陈某兵如此不配合,警方只能寄希望于从被抓获的另外11人口中套出线索。

这11人都是陈某兵的亲朋好友,从一开始入伙,便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因此,他们和陈某兵沆瀣一气,闭口不谈幕后真凶。

审讯了半天却没有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这是警方始料未及的。看来,他们保护的人肯定对他们十分重要。这个人会是谁呢?

于是警方一方面从陈某兵的关系网中再逐个查探,另一方面审讯室的警察并没有被他们的“不知道”所迷惑,与他们展开了心理战。

心理战耗的就是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有人的心理防线被攻破了。他说出了一个人名——杜旋,让案件迎来了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只是这杜旋又是何许人也呢?他是陈某兵宁愿选择抗拒从严也要不顾一切力保的人吗?

经过审讯,供出杜旋的人并不认识杜旋。但他随即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案件愈发得扑朔迷离。

他说陈某兵醉酒时曾说过:“以后要是出了事,就让杜旋顶罪。”陈某兵曾有让杜旋顶罪的想法,那么他自然也不是陈某兵护着的人。只是真出事的时候,陈某兵为什么不推出杜旋呢?他在害怕什么?

疑问越来越多,要想解开谜团,只能找到这个杜旋,看看他和陈某兵到底是什么关系。

于是,警方以审讯的细枝末节以及线人的情报为基础,又安排大量的人力去调查这个杜旋。费了好一番周折,2018年10月,警方终于找到了这个神龙见尾不见首的杜旋,或者也可以叫他的真名潘宣。

令警方大跌眼镜的是,潘宣是个吊儿郎当的混混,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和陈某兵也没什么交集。这样一个人按理说不会被选中加入制毒团伙。难道这条线索只是陈某兵醉酒后的胡言乱语?

为了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警方着重调查与潘宣关系密切的人。这一查还真发现了一个极其有可能开发出新的制毒工艺的人。这个人就是潘宣的哥哥潘凯。

据悉,潘凯大学学的专业就是化工。他步入职场后发现化工就业前景不明朗,于是中途改学计算机,进入了蒸蒸日上的互联网行业。

潘凯家庭美满、事业有成,那他会和制毒团伙联系在一起吗?

经过对潘氏兄弟俩的审问,确定了潘凯就是那份原料配比表的制作者。而把他拉入火海的不是别人,正是他那个坑哥的弟。

潘宣好吃懒做、嗜赌如命,欠下了一屁股债。还不起钱的他整日被债主东追西打,日子过得十分狼狈。一日,他正研究生财之道时,偶然听说制毒贩毒能发大财。逼急眼的他很是心动,为了早日发财,潘宣便整日游说化工专业出身的哥哥潘凯参与制毒。

一开始,潘凯并不同意,高学历的他对制毒的后果一清二楚。但是看到弟弟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时,他还是有点犹豫了。

兄弟俩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弟弟有难,自己帮不上忙,潘凯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另外,在外人看来他算是一个成功人士,可半路改行、中年危机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付出的努力和收入不成正比,他的心里早就有一丝扭曲。

就这样,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潘凯成为了陈某兵犯罪团伙的技术支持。

调查到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似乎都已经理清了。那就是潘凯兄弟俩和陈某兵等人合伙,一方出技术,一方来生产,共同制毒贩毒。

但是此案中还有一环没有说透,那就是五十几岁的陈某兵和年纪轻轻的潘凯兄弟俩完全是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人,怎么会凑在一起?

毫不相干的两伙人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联系到一起,那么是谁给他们牵线搭桥的呢?

这时,潘凯的一句话瞬间解答了所有的疑惑。他说:“我们和陈某兵的儿子陈飞是合伙人,陈飞是和潘宣在赌桌上认识的。”

原来如此。陈某兵拒不配合的原因竟是在包庇自己的儿子。他不供出潘宣,也是在害怕牵连儿子。

真相终于水落石出。据悉,双方于2016年就开始贩卖冰毒牟利,至2018年9月案发时,累计销售476千克毒品,获取非法毒资上千万。这也是湖北省近年来侦破的最大规模制毒贩毒案。

2021年,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主谋陈某兵、潘某等11人死刑,其他涉案人员也依法受到相应的惩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个结果大快人心。

结语

据报告,截至2020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180.1万名。这些人贪图一时爽,却葬送了身体健康。在这冷冰冰的数字背后有多少个人失去生命,又有多少个家庭因此变得支离破碎呢?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在大量的毒品预防宣传以及国家对毒品的大力打压下,自2017年以来,中国现有的吸毒人员呈下降趋势。

因为社会各界对毒品零容忍的态度,才有了我们如今安全的生活。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切记切记!

看普科,带你走进万千世界!世界如此奇妙,一起来认识世界吧!每天科普一点,收获更多一点!

关于作者: 映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ijjj#qq.com 举报,一经查实立刻删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