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绿屋往事:吴同文与姨太太在这里赴死,房子归还后原配不愿住

《长恨歌》里面有一句爱情名言:“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唐玄宗未能和杨贵妃共赴黄泉,但吴同文和姨太太却同生共死。

上海绿屋往事:吴同文与姨太太在这里赴死,房子归还后原配不愿住插图

上世纪三十年代,在上海静安区坐落着一座豪宅“绿屋”。

之所以称为绿屋,是因为整个豪宅的外部都由绿砖建成,而这座豪宅绿屋的主人则是上海滩颜料大王吴同文和妻子贝娟琳。

对于贝娟琳来说,豪宅绿屋更像是牢笼,丈夫和姨太太琴瑟和鸣,自己只能暗自神伤。

尤其是吴同文和姨太太在绿屋共赴黄泉,贝娟琳彻底成了陪衬,房子归还后原配贝娟琳竟也不愿入住。

乘龙快婿,强强联姻

豪宅绿屋承载着吴同文、原配贝娟琳、姨太太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但绿屋却不是吴同文的资产,而是父亲贝润生送给女儿贝娟琳的嫁妆。

上海绿屋往事:吴同文与姨太太在这里赴死,房子归还后原配不愿住插图2

当年贝娟琳嫁给吴同文,父亲便把上海静安区的三亩地送给女儿作为陪嫁,贝润生是上海鼎鼎大名的颜料商,和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同出一脉。

按照贝氏族谱,贝娟琳应是贝聿铭的九姑姑,贝娟琳出身名门,而吴同文家族同样是上海豪门,两人的结合可谓强强联合。

年少成婚,再加上门当户对,本以为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但吴同文和贝娟琳却毫无感情,两人的结合不是因为爱情,在日后的婚姻生活中也并未培养出感情。

婚姻虽不如意,但两人的生活相当奢侈,父亲陪嫁了三亩地,贝娟琳便和丈夫想在这块地皮上建一座豪宅,为此他们特地请来匈牙利建筑师邬达克。

整个豪宅占地两千多平方米,外观看起来像一座游轮,因为吴同文靠生产绿色颜料发家,绿色自然而然成为他的幸运色。

所以整个豪宅的外部全部由绿砖砌成,上海人称其为“绿屋”,绿屋建设奢华无比,被誉为“远东第一豪宅”。

上海绿屋往事:吴同文与姨太太在这里赴死,房子归还后原配不愿住插图4

贝娟琳居住在豪宅之中,享受着民国顶级奢华生活,享受着名流生活,但她的丈夫吴同文却纳了姨太太,开始了三人同住的“奇特”生活。

真爱他人,共赴黄泉

关于这位姨太太的姓名,现在已无人知晓,只知道这位女士来自扬州,和影视剧中的姨太太形象完全不符。

这位姨太太温柔贤惠,举止端庄典雅,烧得一手好咖啡,吴同文喜爱姨太太,所以并未养在外室,而是和原配贝娟琳共同居住在绿屋。

吴同文和姨太太平时居住在四楼,太太贝娟琳住在三楼,两房太太住不同楼层,能免去很多闲事。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吴同文生意越做越大,需要经常携家眷出席社交活动。

上海绿屋往事:吴同文与姨太太在这里赴死,房子归还后原配不愿住插图6

吴同文便经常带姨太太出席各种宴会酒席,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姨太太是吴同文的正室。

根据后代回忆,姨太太讲话风趣幽默,讲一口软糯的苏州话,身穿深色旗袍,耳戴白珍珠耳环,完全是会馆太太做派。

吴同文对姨太太极尽宠爱,对原配贝娟琳却不管不顾,导致夫妻感情一再恶化。

新中国建立以后,吴同文、姨太太以及贝娟琳依旧住在绿屋,过着纸醉金迷的奢侈生活,但在那个年代,吴同文的资本家身份注定了不安定,甚至是死亡。

1966年,吴同文和姨太太在绿屋一起喝下含有毒药的咖啡,双双共赴黄泉,当发现他们遗体的时候,两人紧紧地抱着,怎么也不愿意分开。

而吴同文的正室夫人贝娟琳也被迫搬出绿屋,只能住在政府安排的房子里,吴同文生前最喜欢姨太太,死后也不愿和她分开,两人确实情深意笃。

上海绿屋往事:吴同文与姨太太在这里赴死,房子归还后原配不愿住插图8

对贝娟琳来说,这种深情却是一种背叛和绝望,丈夫不喜欢自己,公然和姨太太大秀恩爱,自己分明是明媒正娶的正室,出身江南世家,却过得像姨太太一样。

或许贝娟琳刚开始对丈夫还有期待,但之后却只剩下滔天的绝望,面对政府归还的绿屋,贝娟琳也不愿再次入主。

归还绿宅,原配拒绝

丈夫自杀,绿屋被没收,养尊处优的贝娟琳只能住在狭小阴暗的房间里,和一双儿女艰难度日。

上海滩一代名流,沦为最普通的老百姓,但和其他人相比,这样的结局已经相当幸运。

之后,政府想把绿屋归还给贝娟琳,但却被贝娟琳拒绝,昔日的风光已如过眼云烟,贝娟琳对绿屋也没有了留恋,便把绿屋捐给了社会,自己住在政府安排的房间里。

上海绿屋往事:吴同文与姨太太在这里赴死,房子归还后原配不愿住插图10

晚年的贝娟琳相当幸福,儿女孝顺子孙满堂,一直到高寿92岁才去世。

跳出绿屋的牢笼,贝娟琳才真正找到了自己,与其在绿屋回首悲伤往事,不如在普通的房间里简单快乐。

贝娟琳和吴同文的婚姻是一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悲剧,两人终其一生都在痛苦。

如果吴同文先认识姨太太,能挣脱家族束缚,便能避免这场三个人的婚姻悲剧,可惜时间不会重来,谁也无法预知未来,贝娟琳的一生都被埋葬在失败婚姻里。

绿屋历经时代沧桑,承载着吴同文的爱恨情仇,现在已经成为上海市的保护文物,时至今日,绿屋仍有很强的观赏性,没有因为时间而褪色。

结语:

上海绿屋往事:吴同文与姨太太在这里赴死,房子归还后原配不愿住插图12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吴同文和姨太太亲身践行了这句话,但对贝娟琳却是极大的讽刺。

丈夫和姨太太一起服药自杀,自己彻底沦为他们爱情的见证,年少时期,贝娟琳怀揣巨额嫁妆,嫁给了门当户对的吴同文。

吴同文享受着贝家带来的一切便利,却在情感和婚姻上愧对贝娟琳,当政府把绿屋归还给贝娟琳以后,贝娟琳断然拒绝,因为她再也不想回到令其神伤的牢笼。

豪宅再好,对于贝娟琳来说,也是一座冷冰冰的金丝笼,晚年的贝娟琳,和子孙一起安度晚年,度过了跌宕起伏的一生。

不知回首往事,她是否会选择不入吴家门。

知识需要发扬、我是看科普。一个有趣好玩的科普知识都在这里,快来感受科学的魅力吧。

关于作者: 青墨断笺

看破三千世界,惊醒一夕清梦,分别,然后遗忘,便是一切。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ijjj#qq.com 举报,一经查实立刻删除。


为您推荐